生物科技的福與禍

撰文:吳綺琴 家庭動力創辦人 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美國婚姻及家庭治療協會臨床院士

自1950年代DNA 的精密結構解開以來,分子生物學從此急速發展,生物科技的領域及技術發展,更是一日千里。 一位美國生物化學家珍妮佛·道納 (Jennifer A. Doudna)提到「到2015年夏天時,我自幾年前開始協助發展的一項生物科技已經以無法想像的速度進展開來,而且其影響深遠,餘波蕩漾,不僅撼動整個生命科學們 (life science),甚至波及到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關於我和這項科技的故事,也是和你有關的故事。因為這種科技所產生的震盪,不久後就會傳到你家門口。」

由基因改造的有螢光魚,2004年在市場上銷售以來,為經營者帶來了市場競爭力及可觀的利潤。螢光魚不單只漂亮,還發展到可以成為測試毒素的工具!又有基因改造的母羊,能夠產出含有蜘蛛絲蛋白的羊奶,與其他基因改造的產出,可以製成一種合成物質,應用在工業、醫療、及消費物品上。還有可以生產「人奶」的基因改造乳牛。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有與人奶八成相似的牛奶在市場上出售! 2015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批准了一種由基因改做雞的蛋白中純化出來的蛋白質藥物。現在幾乎羊、兔、豬、雞等的蛋白質,都可以通過基因技術生產藥物。 

雖然生物技術應用在醫療、農業、工業等範疇上,確帶領人類進入了前所未有的先進領域,為人類眾多的生存問題找到新的方向和署光。但,正如諾貝爾發明的炸藥被應用在戰爭武器上一樣,生化技術更能製造出摧毁性極大及殺人於無形的生化武器,令人防不勝防。在國與國之間,人類為了資源上的競爭、經濟上的競爭、文化上的競爭、甚至是價值信念上的競爭,都可以利用到生物武器去摧毀敵國。

這個多月以來,相信全世界的人都體會到細菌或病毒的殺傷力有多可怕!雖然這次新冠肺炎的由來還未有定案,卻也讓我們有很切身的體會,反思生物科技的發展,除了為人類帶來福祉,同樣亦可以為人類帶來毁滅性的災難!

正如巴菲特所說:「評價一個人時,應重點考察四項特徵:善良、正直、聰明、能幹。如果不具備前兩項,那後面兩項會害了你。」在生物科技發展上也一樣,如果沒有善良、正直,就算是多麼突破性的研究、多麼超然的發明,最終只會為人類帶來災難!

讓我們覺醒吧,不要再本末倒置!在任何知識及科技的追求上,我們都要建立在價值教育的基礎上,讓人能用道德和良知來規範我們在科技上的應用,和節制我們的貪婪和自大。只要人們生存的權利被高舉和尊重,只要社會能產生這樣的共識和信念,才是對生物科技發展最有效的監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