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家庭關係啓迪》

鄺詠嫻女士
個人、婚姻及家庭治療師

二月初疫情爆發,剛巧女兒往海外升學,我也隨她去打點一切。未出發前數天極為不安,怕外國封關我們需要隔離,那麼我還去不去呢?離開那天航班竟被取消了,又要即時改乘其他班次前往,一波幾節最終也如期到達!海外的朋友知我來訪,不時問及香港的情況,更勸我留下暫避。適時我又患上感冒,先生十分憂心,怕我被拒上機,又擔心在飛機上遭受感染,也勸我留下來稍住一月。與女兒商量後,她們均表現得不太情願。先生感到氣憤,朋友們也覺得她們太自我、不體諒,我也傷心難過!想著廿多年對你們的照顧、付出,難道是徒然嗎?自問我自己一向開明、親切,與妳們無所不談,關係良好,我更不是纒著子女不放的人,只是情非得意才有此請求!

冷靜後,我腦內響起接觸過案母親的說話,她們總是埋怨兒女不尊重及忤逆。每當發生衝突時只聚焦在當時與子女的對話及其反應,忘記了外在環境、雙方的情緒及其說話背後的真實意義。她們慣性地用自己的想法去斷定兒女的想法,不願溝通了解他們說話背後的意義。此時想及幼女住在一個百多尺像籠屋般的學生宿舍,一人住也勉強可以,多添一人實是太辛苦,我自己也覺侷促吧!至於二女與她溝通後,明白租住的單位不能即時入住,共租的同學也未必可以接受與伯母一起?明白這只是自己一點私慾,希望子女能表示關心,證明自己這麼多年的付出是有價值的。再想,她們正步入青年期,極渴求與朋輩建立親密關係及獨立成長。難得離開父母,過自己的新生活,試問誰又願意多留父母在身邊一刻!逆地而處我在她們這個年紀也不會希望母親在旁,只是不會明言吧!況且,我知道她們不是討厭我,只是渴想自由多於一切。許多時我們會將人與事混淆,每當遭受拒絕,便以別人拒絕自己,不喜歡自己,並未想及他只是不喜歡某種做法。

理清思絮後,曉得是時候放下對子女的羈絆,從新調整與老伴的生活。往後的歲月應多花時間在老伴身上,培養共同興趣,享受餘下的光陰。老實說,自結婚後,我倆二人一起的時間很少,大部份的光陰都花在照顧子女身上。現今這段日子可能是上帝給我們機會重新開始吧!

Leave a Reply